主页 > 杏彩故事 >

秸秆发电产业整合势在必行

9月5日,记者从“2018年全国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创新发展高峰论坛”了解到,到目前为止,中国已投产270多个秸秆发电项目,装机容量已突破700万千瓦。总体而言,秸秆发电规模不小,但企业发展质量一般。

自2010年开始生物质发电盛宴以来,秸秆发电行业的洗牌和整合趋势已经出现。出席会议的专家一致认为,秸秆发电产业的整合势在必行。 “最后一轮彻底改组整合的时间窗口将在2021年左右。”清香集团总经理王国茂预测。

秸秆发电行业已在中国发展了十多年,但行业发展并不理想。特别是在财政杠杆收紧、电价补贴延迟、安全环保高压的情况下,秸秆发电企业正处于薄弱环节。

据悉,目前,秸秆的利用仅基于“五化学”(肥料、饲料、基料、原料、气化)。根据初步统计,2017年,该行业65%的公司实现了盈利,但没有多少公司真正盈利。一些利润是在账面上进行的,实际有利可图的企业并非如此。 “公司的大部分利润只有两三百万元.20%的公司处于盈亏平衡点,15%的公司亏损。”王国茂说。

据了解,2012年秸秆发电项目损失最严重。当时江苏13家秸秆发电厂均为绿色,国有企业、为主要输家。国电、华能、大唐、京能参与“十一五”末生物质发电的损失,失去了“十二五”的债务,卖掉了秸秆发电项目。

国电于2013年正式宣布,“十二五”期间不再开发秸秆发电项目,连续两年在上海产权交易中出售秸秆发电项目一年一股;京能集团山东滨州项目于2008年投产后也在继续运营。2014年亏损不得不停止,并以白菜价格出售给当地化工私营企业。

那么,近年来,有哪些因素难以提高秸秆发电项目的质量?为什么秸秆发电企业的盈利能力较差?原因是大多数秸秆发电企业生产经营困难。一是秸秆发电技术落后,机组效率低,综合效益不明显。数据显示,行业中300多台秸秆发电机组占低参数单元的55%,而高参数和超高参数单元仅占45%。

其次,秸秆发电机组锅炉故障多,运行周期短。秸秆发电锅炉已连续运行100多天,已成为标准化锅炉。大多数企业的锅炉也运行50天,60天和60天。 “月炉”、“周炉”现象依然存在。

第三,面对烟气排放标准的提高,许多秸秆发电锅炉(特别是炉排炉)难以达到排放标准,企业不得不花巨资进行环保设备改造,直接增加企业的资金投入。

此外,秸秆发电中黄杆的利用率很小,大多数企业都不愿意烧黄棒。黄棒的利用率超过70%,只有安徽国窖、吉林甘安、黑龙江清香集团和少数企业属于国家级、。

记者听到了最响亮的声音。 “秸秆发电行业发展的最大不确定因素是电价补贴的严重拖欠。”拖欠电价补贴使大多数企业难以生产经营,有的甚至陷入困境,面临崩溃的危险。王国茂说。

记者得到了一组数据:在第七批补贴发布之前,国家电价补贴欠13亿元,光大、齐泉全部欠款超过10亿元。梁还有5亿元的补贴。 。

会议专家一致认为,长期以来,政策补贴使秸秆发电产业的生存和发展不合理。、不可持续。、无路可走。秸秆发电行业的发展趋势是转向集团模式。通过加强内部控制,公司增强了造血功能,增强了抵御风险的能力。

据悉,秸秆发电产业的整合已悄然进行。华润集团、山东水发集团、晋江集团、中原投资已悄然进入秸秆发电领域,并正在合并个体私营企业。一些在早期遭受秸秆发电严重损失的中央企业也纷纷转机。目前,他们正在积极寻求与优秀民营企业的合作。专家预测,未来三到五年,秸秆发电行业利润将大幅减少,赤字增加,将自动进入最后一轮洗牌整合,一些落后技术和效率低的纯私有、综合单或有小型电厂企业将被合并或淘汰。未来,秸秆发电将由集团模式主导。

王国茂认为,随着集团运营模式的建立,公司的创新动力将得到充分利用,高新技术将得到提升,单位效率和企业效率将大大提高。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秸秆的作用有望得到进一步探索,或逐步形成秸秆工业园区。

秸秆发电产业整合势在必行

中国工业发展促进会生物质产业分会副主席、中国环保集团公司董事长郑朝晖也认为,引进越来越多的新技术,为生物质能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。 “例如,厌氧发酵技术、的研究和开发已显示出良好的应用前景,可用于处理牲畜粪便、秸秆气体、厨余垃圾。”